曾经沧海难为水

坐在教室里,感觉没心情学习了,于是跑去了机房。心里有些话,终究还是想说出来。

一段时间没写代码了,于是打了个 Dinic 板子,因为没有合适的环境,就直接上 OJ 提交了。从第一次提交到 AC,我用了十多分钟,提交了 9 次。上一次写 Dinic 还是 NOI Day0 的晚上,只用了 5 分钟不到,而且是一次 AC 的。想必自己的 OI 已经荒废了。

退役不到两个月以来,荒废的不只是 OI ,还有心情。

坐在高三的教室里,看着做不完的卷子,心情便是一片沉寂。想到这样低迷的生活还有两百五十多天,就像是一段漫长的旅程,一眼望不到任何出路。高一高二搞 OI 时的热血早已不再沸腾,剩下的只有冰冷的黑夜。

这里的生活是如此的紧张,课间空便是仅有的能在喧闹的教学楼里放空内心的机会了。更不可能有什么机会像现在这样,留些时间来思考些什么。

终日在学习,却看不到任何进步。一道数学大题依然是需要半节课,一道物理选择题画十分钟的图也做不对,所有的化学题都是一知半解 …… 一年多的课程,一两百分的差距,这并不是一个小数目,我深知我需要比别人更努力。

拥有了 OI,我拥有着整个世界。
失去了 OI,我还有什么?

一无所有?

恍如隔世,再也不会是最闪亮的那个,而是最沉默的那个;再也不会是最优秀的那个,而是最普通的那个。曾经沧海难为水,便是这种体验吧。当周围的同学被表扬时,我一次又一次地投去羡慕的目光,直到最后,我终于知道,我已经不是从前的我了。

大概,初中时作为「尖子生」怎么都体验不到的那种做不出题目的感觉,三年后也终于感受到了吧。

所以,我还有什么?
并非一无所有 —— 我还有一纸协议。

NOI 现场签约的协议,便是我现在唯一的资本,用整个世界换来的。

临沂一中的一本率是 60%,而我的班级又不是那么的优秀,所以我至少要考到全班的前一半。550 分,这是我的最低目标了 —— 谁都不能保证高考 100% 不会出什么差错。

开学考,356 分,全班倒数第 7 名 —— 后面的人大都是涂错了卡的,所以说我几乎是在从倒数第一开始。

除了今晚之外,她们在看课外书的时候,我在学习;他们在操场上打球的时候,我在学习。但我仍然不知道,我有没有足够努力,甚至说,我不知道,我有没有在努力。

我知道我是有未来的。

未来的形状在我眼前从未如此清晰,去北京上大学,与曾经熟悉的人同学,然后出国读研,再去从事梦寐以求的计算机工作 —— 我比这间教室里的任何一个人都有着更加确定的未来,但有着更加迷茫的现实。

从未感到过未来如此清晰,也从未感到现实过现实如此迷茫。手头仍然是列不出的函数,和理不清的氧化还原。

我知道路的尽头必将是黎明,但在没有一颗星的黑夜里,我将怎样走过?